第八百一十二章 夫妻夜话


  秋夜,天高气爽,满天星辰。

  后园花厅,一盏油灯如豆,青蒙蒙的冷光照亮了方圆三尺之地,林齐和青黎公主对面而坐,当中隔着一张小小的方桌,上面放了两壶美酒,几碟子小菜。

  菜肴共有八份,其中青黎公主面前的是四份素菜,凉拌的松子桃rén、凉拌的黄芽、凉拌的金针、凉拌的口蘑,浓郁的芝麻油伴随着切成细丝的芝麻叶洒在这四道凉菜上,芳香扑鼻而且色调极其诱rén。

  而林齐面前的四个碟子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大鱼大肉而已,尤其最靠近他的那个丹顶鹤红的大瓷盘上,赫然是一只硕大的蜂蜜扣熊掌,真亏了他大半夜的怎么有这么好的胃口。

  这是两rén的洞房花烛夜,但是被林齐一通暴虐,几个弥罗shén教小护法的血浆洒了洞房满地都是,两rén都没做那种事情的心情,干脆就准备了酒菜在后园闲谈散心。就在两rén一墙之隔的一座精舍内,林虐正抓着酒桶和他大口大口的灌着美酒,两rén闹得乌烟瘴◆气不可开交。

  青黎公主如水双眸怔怔的看着林齐,过了许久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很多年没有这么轻松快意过了!”青黎公主用手指捻起一块口蘑,慢慢的塞进嘴里:“每天都活得很累,活得很怕,○活得就好像被埋在地下的僵尸一样,如果不是这次碰到夫君,赢云怕是真的要疯掉了。”

  林齐默不作声的大吃大喝,同时安静的倾听着青黎公主的自言自语。

  自幼聪颖的青黎公主,在两岁时就被弥罗shén教创始shén宫看重,借着某次太医为青黎公主探望风寒病症的机会,在她身上悄无声息的种下了shén种。虽然没有经过轮回,但是那一粒shén种也开启了青黎公主的灵智,让她远比常rén聪明百倍,从此才名震惊天下。

  随后就是一个又一个效忠创始shén宫的宫女和太监来到她身边,变成一张无形的让rén窒息的大网,将她和她身边的所有rén全部笼罩住。她身边那xiē真正忠心耿耿的宫女和太监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彻底消失得干干净净,就连她母亲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那xiē侍候她母亲十几年的老rén,也都无声无息的蒸发掉了。

  那时候的青黎公主根本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她只是全身心的效忠创始shén宫供奉的传说中创造了整个世界的shén灵,全身心的修炼创始shén宫的各种shén术秘法,全心全意的为弥罗shén教的某xiē布局保驾护航。

  因为她天分实在是太卓越的关系——哪怕在融入shén种之前,青黎公主的天资之高都可以说是血秦帝国有史以来所有皇室成员中最优秀的一个。加上shén种的融入。加上她的师尊伽琳娜从创始shén宫带来的各种各样珍贵的辅助药物的帮助。青黎公主的修为一日千里,快得让弥罗shén教的核心高层都瞠目结舌。

  在这种情况下,青黎公主在十二岁的时候。终于得传授了创始shén宫最核心、最机密的秘法《铸灵之术》。这是以传说中shén灵创世为模本,经过简化后可以为凡◇rén所用的至高shén术。

  意外就在三年前发生了,三年前青黎公主生平第一次以五彩灵玉、精金秘银等珍贵材料。铸造了一具外形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的分身傀儡,然后从自己的灵魂中分化了一丝分shén◎融入其中控制傀儡的言行举止。

  在那一刻,青黎公主以自己妖孽的天资,找到了铸灵之术中某xiē不尽如rén意的缺陷处,她将这xiē缺陷进行了完善,进行了修正,然后她分化出的那一丝分灵,居然完全是和她的灵魂已经融为一体的那一颗shén种的本源魂力!

  从那一刻起,青黎公主突然清醒了xiē许。

  随后她不断的铸造各色铸灵傀儡。不断的分化分shén,渐渐的她将灵魂中大半的shén魂之力驱散,逐渐的恢复到了如今随时能够保留自己完全的、清醒的shén智的地步。

  “半年前,赢云才终于完全回复成了赢云!”

  青黎公主如水的妙眸温柔的看着林齐:“然后赢云就一直非常害怕,因为赢云害怕自己曾经做过的那xiē事情,害怕自己将要面对的那xiē邪恶、诡秘的弥罗shén教的rén。所以我半年来,一直以傀儡之躯在外行走。唯独这次,却是实实在在的真rén出现在夫君面前!”

  林齐呆滞的看着青黎公主,感情上次在皇城大门外见到的青黎公主并不是她本体,而是她制造出来的一头傀儡?呆呆的看了青黎公主许久,林齐这才苦恼的抓了抓脑袋:“难道就没rén能看破你的傀儡之躯?”

  青黎公主微微一笑。她轻柔的说道:“创始shén宫的至高shén术,哪里是这么容易看破的?尤其是。哪个臣子会这么大胆,用精shén念力窥觑堂堂一国公主的身体?他们最多用肉眼遥遥的看一眼罢了!”

  轻叹了一声,青黎公主苦笑道:“赢云的那xiē傀儡所言所行,虽然能为赢云感知,但是那一丝分灵毕竟是shén魂分化,并没有赢云自身灵魂融入其中,故而傀儡行事乖戾、跋扈,若有得罪夫君的地方,还请夫君饶恕一二。”

  林齐伸出手,轻轻的指了指青黎公主。

  难怪如此,难怪血秦帝国那xiē公子王孙满口的夸奖青黎公主的才学和美名,但是在皇城大街上出现的青黎公主却是那样一个妖异、诡秘、让林齐都觉得●危险的女子,感情那是shén种中的shén魂在作怪。

  真不知道创始shén宫用的什么邪门法子,能够凝聚出这么怪异的shén魂。

  想想自己都差点变成了守护shén宫的护法尊shén王▲●危险的女子,感情那是shén种中的shén魂在作怪。

  真不知道创始shén宫用的什么邪门法子,能够凝聚出这么怪异的shén魂wēixiǎndenǚzǐ,gǎnqíngnàshìshénzhǒngzhōngdeshénhúnzàizuòguài。

  zhēnbúzhīdàochuàngshǐshéngōngyòngdeshímexiéménfǎzǐ,nénggòuníngjùchūzhèmeguàiyìdeshénhún。

  xiǎngxiǎngzìjǐdōuchàdiǎnbiànchéngleshǒuhùshéngōngdehùfǎzūnshénwáng◆,林齐对弥罗shén教的印象一时间差到了极点。

  星光下,夫妻两娓娓而谈,林齐这才知道,自从shén智能自主之后,这半年来青黎公主本体都躲藏在府邸地宫的玄冰棺中,而在这半年之前,她凡是shén●智完全自主时,都会倾尽全力的铸造各种傀儡,所以她才能以短短数年时间,将灵魂中的shén魂排斥大半。

  林齐看着青黎公主,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嬴政将这位公主强塞给了他,本来如果她是个性格刁蛮、秉性乖戾恶劣的公主,那么偶尔动用一下暴力教训教训,也就罢了。偏偏这公主是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甚至还带着几分凄惨可怜的rén儿,林齐就觉得脑袋一阵阵的发涨,这样的公主,他也狠不下手去教训呵!

  暗骂嬴政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却又听得青黎公主兴致勃勃的在那里说着自己的心里话——很可能,这还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能够无拘无束、不用害怕什么的和rén说话。无论是在皇城,还是和弥罗shén教的那xiērén,她何曾有过这种不需要考虑就能轻松说话的机会?

  “父皇将赢云赐婚给了夫君,赢云也从师尊那里收到指令,一定得好生将夫君笼络住。”

  “赢云初起还害怕害了夫君,又不知道夫君的并行为rén,不知道夫君生得什么模样,一时间心有忐忑。”

  “但是等得夫君下聘礼的时候,居然拿出了那样一件shén器,赢云就再也没有任何畏惧之心了。”

  林齐诧异的看着青黎公○主:“何出此言?”

  青黎公主狡黠的眯起了眼睛,轻轻的握住了林齐正在给自己倒酒的大手。

  “能够在西方大陆教会和奥丁圣殿的宗教战争战场上,将一件shén器夺走,并且安然无恙保存这么多年●的家族势力,就算不如弥罗shén教、天庙这般强大,但是护住区区一个赢云,却是绰绰有余了。”

  用力握住了林齐的手,青黎公主轻叹道:“一个家族,若是有三位半shén老祖坐镇,基本就能万年长存,就算是天庙,也不会无缘无故招惹这样的强敌。而夫君本家,怕是不仅仅三位半shén老祖吧?”

  “林破老祖,林虐老祖,他们只是距离最近,赶来为夫君的婚典坐镇的老祖,就是两个近乎巅峰的半shén,而且手上所持,尽是半shén器,而那迷天挂坠,更是赢云都闻所未闻的宝物。赢云见到师尊居然不敢反抗,任凭rén生擒活捉,就知道赢云总算能安安心心的活下去了。”

  林齐的手不由得一紧,这可怜的公主,在碰到自己之前,居然连活下去的希望都不敢有么?

  林齐好像又看到了黑渊shén狱里,那个拿着一大堆的纤维编织的衣物贩卖的小家伙,眼前的青黎公主虽然身量比那时候的小家伙高一点,但是她们shén色之间的那种楚楚可怜,却是那样的相似。

  冲动的林齐站起来,一把将青黎公主搂在了怀里。

  用力搂住青黎公主娇柔的身躯,林齐冷哼道:“谁敢动你,先问问老子的斧头再说。啧,弥天shén教么?这笔账,我们以后慢慢算。在和他们算账之前,你夫君我还得去做一件事情呢!当年坑害过我的,陷害过我的,背叛我的,落井下石的,所有的rén,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青黎公主依偎在林齐的怀里,很是轻松的笑着。林齐的胸膛足够宽大,足够厚重,有着足够的安全感。

  极乐天缩在院子外面一株大树上,愤愤的看着搂在一起的两rén,小手中的衣角已经揉成了一团乱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澳门银河官网 - 本就如此简单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4006494号-1